[20180513] 台灣大學臨時校務會議

2018 年國立臺灣大學校長遴選事件已經從一月延燒到五月,還沒有任何能和平解決的跡象。編者認爲此事件是一個非常好的範例展現當今臺灣社會的問題,今天編者將試圖以五月十二日因應教育部要求重啓遴選的決議,所召開的臨時校務會議爲例,展示在臺灣網上新聞媒體中獲取客觀、平衡、準確的資訊有多麼困難。

以下今日編者是在 Google News 上搜尋 “台大臨時校務會議”所出現的前幾名結果 (截圖),已去除非直接報道校務會議的條目:

點擊頁面上點擊”完整報導”後的結果 (截圖),增加了:

首先我們想要知道的是,這些報導是否有提供給一般閱聽人足夠的資訊,以回答一些基本的問題?

1. 臨時校務會議是什麼?由誰組成?

六篇文章都沒有提及。

2. 總共有幾個修正提案?(四個,包含臨時動議議案)

CNA 和 中時有報導共四個提案,但僅有中時完整報導了四個提案的各自內容。

3. 是否有報導學生提出的臨時動議議案?

LTN、CNA、中時、NewTalk 有報導

4. 大致的表決流程?

只有中時有報導

5. 各提案最後的票數?

只有中時有報導

接下來是一些新聞倫理問題:

1. 是否爲平衡報導?

  • UDN: 台大和教育部的意見都有報導。
  • LTN: 並無報導校方意見。
  • CNA: 有報導討論中”並非只有一面倒的聲音”。
  • 中時: 雖然有報導其他提案,但只引述了徐永豐、官俊榮、和丁詩同拒絕重啓遴選的意見。有報道教育部意見。
  • Nownews: 只引述了反對重啓遴選的羅智強的的意見,並只摘錄了贊同羅智強的網友意見。
  • NewTalk: 只報導了學生會的意見。

2. 是否爲存在煽動性、主觀性陳述或字眼?

  • UDN: 標題使用”不甩“。
  • LTN: 標題使用”痛批“,內文使用”不甩“、”痛斥“。
  • CNA: 沒有明顯問題。
  • 中時: 標題使用”打臉“、內文使用”不甩“、”跳針“。”壓倒性通過” 這個說法存在詮釋空間。
  • Nownews: 標題使用”挨轟“、內文使用”狠酸“。
  • NewTalk: 沒有明顯問題。

總結來看,CNA 除了沒有對表決過程做更近一步報道之外,是這六篇報導中唯一勉強合格,可作爲想知道此臨時會議相關資訊之閱聽人的來源。中時排名第二,但新聞倫理上有相當嚴重的問題。值得一提的是,閱聽人還是得自行去獲取臨時會議的構成、緣由、合法性等相關背景知識,六篇報導對此都沒有任何提及。

事實上,在進一步搜尋之後,編者發現 LTN 這個表格算是各媒體中做的最合格的(來源),可惜該文未解釋什麼是第一輪和第二輪 (在中時報導內有解釋):

 

 

其實從這個表格中可以清楚看到對兩個本質上完全相反的提案,如第二和第三案,贊成人數和反對人數並不一致,讓人不禁好奇是什麼原因。

非黑即白

除了難以獲得正確資訊之外,此次臺灣大學校長遴選事件還突顯了另一個問題,臺灣社會中的一些人非常喜歡非黑即白式的世界觀,將一件事情貼上了政治標籤之後,面對任何自己不喜歡的意見或行爲都視爲”政治操縱“。有些政治人物甚至帶頭進行這種的行爲,一口咬死這次是 ”政治勢力進入校園“,並拒絕對遴選過程中任何可能的瑕疵做進一步討論。這讓人不禁想起 Star Wars 裡面這一幕:

(Only a Sith deals in absolute. 這句話本身是很有問題的,也引發了很多討論,如 “If only the Sith deal in absolutes, why does Obi-Wan say it that way?” 。其實 Luke 在 The Last Jedi 裡對 Jedi 的批評也是類似這句話存在的問題。不過這或許恰恰展示了 Lucas 想表達的 black-or-white fallacy。)

编者个人認爲,若臺灣社會能夠趁此機會,好好思考所謂的 “大學自治” 究竟是什麼?遴選委員會和學校行政單位究竟應該由誰監督?我們是不是長期以來對道德和行政瑕疵採取縱容的態度?如果是的話,我們應該如何改善? 以下附上兩篇啓發性的文章,供讀者參考:

Photo Credi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