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9] 法西斯主義爲何如此誘人、和集中數據在少數人手上的危險

Why fascism is so tempting — and how your data could power it

by Yuval Noah Harari @TED

此次 TED 演講是 <人類簡史>(Sapiens) 和 <未來人類>(Homo Deus) 的作者 Yuval Noah Harari 談民族主義 (nationalism) 和法西斯主義的差別、爲何“邪惡的”法西斯主義會如此誘人、以及現代科技環境如何讓 (法西斯主義等) 獨裁者得以重新崛起。

民族主義強調的是一個群體認同感,讓數百萬計的陌生人能夠聚在一起互相合作,Harari 認爲這是一件好事,歷史證明民族主義較強的國家如日本、瑞典和瑞士的確比剛果、索馬利亞、阿富汗等國家要更加繁榮和和平。

法西斯主義強調的是國家至上,國家對人民有至高無上的地位,高於家庭、高於鄰里、高於職業、高於全體人類。

電影經常將法西斯主義 (主要是納粹德國) 描繪成一群醜惡、殘酷的怪物,但在真實生活中,邪惡不一定等同於醜陋。天主教對此很有體會,在他們的的描述中,撒旦通常被描繪成健美壯碩的男性,這也是爲什麼人們難以抗拒誘惑。法西斯主義也是一樣,他們讓人們將國家視爲世上最美好且重要的東西,就像 1930 年代納粹德國對於德意志的集體沉醉一樣。

法西斯主義和獨裁者代表的是將大多數資源掌握在少數人手上,在中世紀時這些資源是土地,在工業革命時是機器,在現代就是數據。

二十世紀時,民主政體和資本主義打敗了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原因是前兩者處理數據、產生決策的效率比後兩者高很多,以當時的技術能力並無法集中處理這麼多的數據。但隨着最近計算技術以及人工智能的發展,集中處理數據和決策的效率可能比分布式更高,這對自由民主政體產生了極大威脅:

The greatest danger that now faces liberal democracy is that the revolution i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will make dictatorships more efficient than democracies.

另一個威脅是現代的大量數據得以讓一些演算法有效的操縱人類的情緒,獨裁者可以用它來操縱民衆,讓民衆愛戴自己、憎恨自己的敵人。Harari 也認爲,民主選舉不是理性、而是感性的決策,如果選民情緒可以被操縱,民主也就名存實亡了。

要如何防止法西斯和新的獨裁者?對 IT 從業者來說,關鍵是要避免數據集中在少數人手上,並且盡可能提升分布式相對與集中式數據處理的效率。對一般人來說,則是學習如何避免被那些控制數據的人操縱情緒

As for the rest of us who are not engineers, the number one question facing us is how not to allow ourselves to be manipulated by those who control the data.

虛榮心、仇恨、恐懼,這些都是一些經常被利用的人性弱點,每個人都有某些方面弱點比較明顯,唯有嘗試去了解自己的弱點,才能避免這些弱點被利用:

And it is therefore the responsibility of all of us to get to know our weaknesses and make sure that they do not become a weapon in the hands of the enemies of democracy.

Photo Credit (This file is licensed under the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 Alike 3.0 Unported licens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